圖/愛白網

2012年倫敦夏季奧運會的賽場上將總共出現22名公開出櫃的同志運動員,其中有三名男同志,19名女同志。



這個數字超過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和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數字的總和。但是,這個明顯偏低的數字顯示大多數同志運動員仍然不願意公開出櫃。(特別是考慮到先前有報道,隨著第一批運動員的抵達,短時間內用戶激增使得同志交友應用程序Grindr曾一度癱瘓。)
  

Oursoprts列出了這22名公開出櫃的倫敦奧運會運動員的名單如下:


§ Matthew Mitcham (澳大利亞,跳水)
§ Edward Gal (荷蘭,,馬術)
§ Carl Hester (英國,馬術)
§ Seimone Augustus (美國,籃球)
§ Megan Rapinoe (美國,足球)
§ Lisa Raymond (美國,網球雙打)
§ Carlien Dirkse van den Heuvel (荷蘭,曲棍球)
§ Maartje Paumen (荷蘭,曲棍球)
§ Marilyn Agliotti (荷蘭,曲棍球)
§ Jessica Landström (瑞典,足球)
§ Hedvig Lindahl( 瑞典,足球)
§ Lisa Dahlkvist ( 瑞典,足球)
§ Judith Arndt (德國,自行車)
§ Ina-Yoko Teutenberg (德國,自行車)
§ Imke Duplitzer (德國,擊劍)
§ Carole Péon (法國,鐵人三項)*
§ Jessica Harrison (法國,鐵人三項)*
§ Alexandra Lacrabère (法國,手球)
§ Natalie Cook (澳大利亞,沙灘排球)
§ Mayssa Pessoa (巴西,手球)
§ Rikke Skov (丹麥,手球)
§ Karen Anne Hultzer (南非,射箭)
*其中,Péon和Harrison 是一對情侶。
   


此外,來自美國的女子足球主教練 Pia Sundhage和來自英國的女足教練Hope Powell是已公開出櫃的拉拉。兩名參加殘奧會的公開出櫃運動員分別是,來自英國的Lee Pearson,男子馬術比賽選手和同樣來自英國的女排選手Claire Harvey。
   


來自美國的已公開出櫃的摔跤選手Stephany Lee本來預期也將參加本屆奧運會比賽,但是在上月因吸食大麻藥檢呈陽性而被踢出了隊伍。此外,壘球不再作為奧運會比賽項目,也使得潛在的公開出櫃運動員 的數量減少。據Outsports了解,還有一名男性運動員本來準備如果能夠參加本屆奧運會比賽將公開出櫃,但是在預賽中遭到淘汰。
   

一些簡單的算術就能表明本屆奧運會賽場上的同志運動員遠比這個數字要多:總共將有12,602名運動員在此同台競技,假設其中百分之一是同志,這個數字 也將達到126名,遠遠超過目前已公開出櫃的人數。儘管我們此前已經盡最大努力收集數據,並根據讀者提供的信息更新了名單,但是很有可能我們會遺漏了部分 已公開出櫃的運動員名單——尤其是來自其他國家的運動員(非美國運動員)。如果確實如此,請電郵通知我們細節。
  


洛加尼斯(Greg Louganis),作為曾斬獲四塊奧林匹克金牌的跳水運動員的他選擇在退役之後正式出櫃。他向Outsports分析了運動員們為什麼仍然不願選擇公開出櫃的原因。
  「


我所能做的就是根據我自己的經歷去分析。我很早就已經向朋友們和家人出櫃了,但是卻一直不願意與媒體討論我的性取向。我想要專心於自己的事業,運動對於我而言就是單純的運動,我不想成為所謂的「同志跳水運動員」。
   


「今天,在性取向這個問題上,我們在媒體上有了更加正面的代表和話題——我們只是很普通的人——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更加有利的環境。1995年當我正在 巡迴售書時,有很多人找到我說他們是同志,沒有公開出櫃,因為他們從事的是團體性的體育運動。當你所從事的是團體性運動時,出櫃就顯得尤為困難,因為你所 依賴的是整個團隊。我覺得對於從事個體性運動的人而言出櫃就會稍微容易一點,因為你只需要依靠自己,自力更生即可。
   


正如我們之前所提到的,同志運動員不願出櫃的原因有很多——害怕來自隊友、教練、粉絲的消極反應,在訓練中會因性取向而受到區別對待;或者就是很簡單的 沒有做好準備。正如前美國馬術隊運動員Robert Dover(同志運動員)於2004年雅典奧運會之前對美國聯合通訊社所說的:
  


「你只要跟這些運動員們呆一天,你就會發現在這個群體中同志無處不在。他們之所以不願意出櫃,是因為他們想要專註於自己的事業,因為對於他們而言,運動永遠是第一位的。」
  


美國體操運動員Josh Dixon今年五月份在Outsports正式出櫃,但是在奧運預選賽中遭到淘汰。但是在此之前他已經在自己圈子內小範圍出櫃,工作與生活也沒有受到什麼消極影響。他在預選賽之前說道,「這不會影響到我在美國奧運隊中的地位和別人對我的評價。」
   


但是,Dixon提到,自己在斯坦福的生活規律就是「吃飯,睡覺,訓練和做作業。。體操對於我而言是第一位的,任何對之有影響的事情,我一定會毫不猶豫 的將之掃清。最終他選擇在體操界的圈子內小範圍出櫃,一直到在奧運會預賽之前他聯繫了Outsports,說自己想要做一些改變,盡到自己對LGBT這個 群體的義務。
  


想要做一些改變,同樣也是女足運動員Rapinoe在一個月之前選擇出櫃的理由。
   


「大多數人大致也猜出了我是一個同志——因為我從未對自己的生活方式刻意隱瞞過什麼。我覺得在體育界做一個公開出櫃的運動員是一件很cool的事情,因 為至今沒有太多的人這樣做。我也認為,作為一個同志,公開出櫃,向世界宣布自己的身份,宣布自己因身為同志而感到驕傲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這樣做能夠 幫助到任何正在內心之中鬥爭的人,我會感到很高興。我希望能夠幫助到他人。」
   


公開出櫃的奧林匹克運動員的代表人物就是來自澳大利亞的跳水運動員Mitcham。Mitcham於2008年5月公開出櫃,3個月之後的北京奧運會 上,他在10米跳台上斬獲了一枚金牌。他很高興能夠成為同志權益運動的發言人,並且在這一方面從不諱言。「是的,我就是那個同性戀,2008年奧運會上 10米跳台上拿到金牌的那個」,他在自己的Twitter上如此留言。他的出櫃並沒有對自己在賽場上的表現產生消極影響,同時他也期待自己在倫敦奧運會上 能夠再次獲得一枚金牌,儘管目前他似乎腹部受傷仍在恢復中。
   


Dixon, Rapinoe 和Mitcham目前卻仍然是選擇公開出櫃的少數人。目前我們距離把公開出櫃的運動員不再視為「稀有之物」,以平常心待之仍然有著不小的距離。 Louganis談到自己所期待的奧運會時說道,「如果有一天同志與否不再是一個話題,那正是我們所期待的。」


(本文作者Jim Buzinski,英文發表在outsports.com網站上。愛白志願者流雲若雪編譯。)

 

複製網址:http://n.yam.com/aibai/gay/20120730/20120730671643.html

    全站熱搜

    skystory2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